资讯动态


 

  • 主页
  • 电线
  • 红太阳心水坛
  • 六合天王心水论淡
  • 主页 > 六合天王心水论淡 >

    湖组织:为青年而变

      发布时间:2018-01-19 20:22

      “我是最直接的受益者!”说起共青团改革,创业青年、湖北农知鲜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谢松良一下蹦出了这句话。

      在湖北荆门,这个小伙子是“外地来的年轻人”,创业中跟多个部门打交道,几次接触下来,他感慨,“先找团委帮忙协调准没错”。

      不仅排忧解难,团组织还给这名85后青年带来了对外交流、打开视野的平台,参加“双创”大赛拓展资源、取长补短;免费到井冈山学习,“更是一场思想认识上的 及时雨 ,消散了创业的焦灼与迷茫”。

      2016年年底以来,在湖北省委的直接领导下,一场遍及省、市、县乃至村(社区)的改革,在湖北团组织迅速铺开。团湖北省委围绕“强三性”“去四化”,通过推进理念更新、机构改革、职能优化,全面回归主责主业,不断改进工作方式方法、夯实基层基础,共青团“脱离青年”之弊正在逐步破解。

      来自湖北的最新消息,全省13个市州、103个县(市、区)的共青团改革方案已全部出台,各项改革任务、改革举措、改革保障正全面向纵深推进、向基层延伸。

      “新形势下党的群团工作更为重要和紧迫,只能加强、不能削弱。”湖北省委厘清主体责任,省委蒋超良积极履行群团改革第一责任人责任,亲自指导制定改革攻坚路线图,推动设立群团改革专项领导小组,要求“省、市、县群团改革任务2017年底前全部完成”,以破解团组织“四缺”为突破口,推动共青团领导体制、工作方式和运行机制、考评体系的改革创新。

      长期以来,湖北部分基层团组织在编制、人员配备、阵地建设、经费保障等方面存在短板(“四缺”),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职能作用的有效发挥。

      团湖北省委做过一项统计,改革前,全省100余个县(市、区)中,三成以上县级团委编制数不超过3个,9个团区委是“典型的光杆司令”。更有地方“两三年没配团县委,甚至由挂职干部主持工作”。

      “团区委、少先队总辅导员、工作经费未配齐。”当这样一份由湖北省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通过省委办公厅下发的“督办通报”摆在市委、县委一级主要领导办公桌上,推动的力度可想而知。

      宜昌市率先行动,将配齐配强县(市、区)团委工作力量定为共青团改革百日攻坚项目,市委分管领导与团市委面对面逐个分析各地情况,团市委班子成员赴县(市、区)与各地党委领导沟通,定期说进展、找方法。而今,宜昌市13个县(市、区)团委,全部确保了编制人员不少于5人。

      在咸宁,通山县东升驾校、雄楚磁业等一批非公企业,主动要求成立团组织;通城县小红帽志愿者协会、高峰生态农场等社会组织,纷纷新建团支部……近3个月全市新增非公企业和社会组织团组织46家。

      襄阳市襄州区选配189名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35名大学生村官担任村级(社区)团支部;宜昌市将村级后备干部队伍建设与村级团支部队伍建设有机结合、统筹谋划,打通服务在村青年的最后一公里。

      团湖北省委改革攻坚第二轮综合督导显示,全省县级团委编制平均从4.5名增加至5.4名,基层工作经费普遍纳入财政预算,青年之家服务平台等阵地已建成1869个,“基层做好团的工作信心指数明显增加”。

      湖北省委、省委部部长、省党的群团改革专项领导小组组长尔肯江·吐拉洪靠前指挥,在2017年湖北省党的群团改革工作推进会上明确指出,要厘清群团组织的主责主业:突出引领和思想引导,突出围绕中心和服务大局,突出服务基层和服务群众。

      2017年年初开始,不同于以往相对单一的内部考核,湖北对团系统考核新增党政评价、青年评议,分别占比30%、20%。

      短短半个月,21.4万余名团员青年参与评议2016年度全省各市州、大型企事业单位、大专院校共青团工作,留言10万余条。

      “青年评议,势在必行。”在团湖北省委张桂华看来,目的是倒逼共青团体制机制、方式方法等改革创新,使团组织真正成为广大青年遇到困难时想得起、找得到、靠得住的力量。2017年,青年评议占比分值提升至30%。

      工作重心更聚焦主责主业。党的十九大闭幕后,湖北团组织第一时间组建青年宣讲团和200支青年宣讲示范分队,深入基层一线、走到青年中去,用“青言青语”、青年身边的故事,开展小规模、互动式交流;运用新媒体开展“党的十九大精神知识学习竞答”活动,100余万团员青年参与在线学习活动。各基层团组织开展“不忘初心跟党走青春建功新时代”主题团日活动和“践行新思想拥抱新时代”主题组织生活会16万余场。

      针对中小学团队思想引领工作的特点,团湖北省委在全团率先推出《团队一体化分层思想引领工作指南——湖北省团队工作实践》丛书,以湖北省基层团队组织行之有效的工作案例为参照,积极构建分层分类、系统科学的教育引导机制。

      在高校,团湖北省委突出性和先进性,实施“青年马克思主义者培养工程”,3年多来,在百万大学生中遴选了4期共208名大学生骨干进行系统培养,前两期学员共有64人响应号召奔赴基层。

      武汉大学在全国首创“青马班”双学位培养模式,配备理论、成长“双导师”,实施理论学习与主题教育活动“双课堂”,一批思想素质过硬、专业成绩优异的大学生脱颖而出。

      这几天,刚被选配为团荆州市委兼职的四叶草社工服务中心负责人卢文博忙个不停:带领专业社工与团干,在全市开展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需求摸底排查;随后是心理状况评估、帮扶服务。

      为更精准关爱困境青少年,团湖北省委启动“希望伴飞计划”,工作资源向基层倾斜,投入资金公开招标,引入社会专业组织,实施项目化运作、第三方验收。卢文博负责的项目,即是其中之一。

      十堰市约70万人外出务工,农村留守儿童众多,团十堰市委将帮扶留守儿童托管中心建设作为推进“关爱留守儿童,助力精准扶贫”工作的重要着力点,争取党政支持、整合社会资源、规范服务标准……已建起20所带有半公益性、民办非企业型留守儿童托管机构。

      作为全省共青团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成员,团湖北省委组织部干部樊俊锋有个直观感受:以前向基层布置工作,打办公室座机就能找到人,现在得打手机,“都到一线去了”。

      改革初期,团湖北省委调研发现,“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的倾向,在不同层级、不同领域的团组织、团干部中有不同程度的体现。

      “一些群团组织 脚不着地 的问题比较突出。”尔肯江·吐拉洪一针见血地说,团干部作风关系团的形象,关系团的生命,如果不切实改进,共青团就会失去号召力和凝聚力,将会从根本上伤及组织存在价值。

      直接联系青年“1+100”工作、“支部上网行动”“项目直通车”“青年评议”……湖北团组织强化信号传达、机制创新、考核评估,推动从联系青年向活跃工作、从活动交流向有效服务、从制度约束向行动自觉“三转变”,成效凸显。

      在团武汉市委,一场“走进青年转作风青春遍访聚能量”的行动持续展开,探索出“3+2”工作制和区域化大团建常态化“驻片”工作法,各级团干部和资源有效下沉基层,一年来,共走访基层团组织4939个,开展宣讲971场,访谈结交青年朋友5万余人,为基层青年办实事1162件。

      “团干们主动出击上下联动,接了地气也找到了成就感。”武汉市洪山区梨园街团工委负责人说,改革以来,团干们走街串巷积极跑动,打通企业、学校壁垒,建立起“梨园飞young”区域化团建联盟,定期举办读书会、烘培园艺交流会等。

      在华中农业大学,师生们乘坐校车,终于告别“投币时代”了,刷校园“一”即可。改变,得益于校团委开展的“四点半有约”活动。

      每周四下午4点半,10名自主报名、来自全校不同院系、年级的学生,与校团委或直接对话,有时是对改善校园学习生活环境的建议,有时是对个人成长的疑问。们当场解答,或对接相应部门协调解决。

      “们以身作则,想学生所想、急学生所急,对我们其他团干转作风也是一种示范带动。”该校一名团干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朱娟娟 雷宇 通讯员 吴汉桥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1月18日 03 版)

    上一篇:北首笔境外项目人民币落地
    下一篇:没有了